中心简介   下属部门   通知公告     余姚姚剧      
相关栏目  
当前位置: 首页>剧评天地  
 
姚江畔一声丝竹,浮动生活悲喜——在姚剧作品中感受家乡四十年变迁
  信息来源: 点击数:80 发布时间:2018-10-22 打印 字号: | |

欢天喜地办厂忙,产品源源运远洋。——《烦恼的喜事》(1981年首演)


我就是要撞出一条致富的出路。——《龙铁头出山》(1992年首演)


前半夜想想自己,后半夜想想别人。——《五月杨梅红》(2009年首演)


乡土乡土,是我的根;百姓百姓,是我的魂。——《浪漫村庄》(2016年首演) 图片均为剧照,由市姚剧保护传承中心提供

  ■本报通讯员 方其军

  “四明山,明亮亮,四明山上升太阳。浙东有了共产党,一片红光满山岗……”在丹桂飘香的金秋,姚江畔响起姚剧新戏的悠扬曲调与慷慨唱词。原来,根据四明山真实革命故事创作的姚剧《童小姐的战场》,经过约两年的精心创排和打磨,在今年9月底正式搬上了舞台。“1943年秋,梁弄横坎头村,一位新四军女兵忍泪织着一件有十七个刀口的染血的毛衣,深情缅怀一位亦师亦兄亦友的革命同志。”编剧黄先钢说,“故事展现了那个生死战场、青春无悔的年代,回溯了一段湮没的感情,展示了一位富家小姐历练后重生的传奇故事。”

  翻看姚剧史,一长串剧目,《童小姐的战场》是最新的作品。这些作品凝结着一代代姚剧人台前幕后的心血,寄托着一辈辈姚剧人的光荣与梦想。改革开放以来,从新时期第一部作品《烦恼的喜事》到20世纪90年代初《传孙楼》《龙铁头出山》《鸡公山风情》,从20世纪90年代末院团改革后的第一部作品《女儿大了,桃花开了》到《兰花女》《母亲》《浪漫村庄》,姚剧通过现实生活中的“小人物”一次次展现自己呼应时代的原创力量。可以说,姚剧创作志就是民间生活史。

  一声声柔腔姚韵里,传递的是江南名邑的岁月风烟与民间呼吸。

  一幕幕爱恨情仇里,闪亮的是姚江两岸生灵的灵魂写照和史诗情怀。

  剧本是“一剧之本”。一部作品能立起来,有赖剧本的坚实,仰仗编剧的积淀。“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姚剧也是如此,贴近时代、贴近生活、贴近群众,为浙东地区农村观众喜闻乐见,并广为传唱。四十年间,创作姚剧剧本密度较高的编剧主要有四位,分别是黄韶、张金海、杨东标、陆军,他们的学识养成各有路径、创作题材各有擅长、艺术风格各有特色,但都“紧贴地面飞行”,字里行间弥漫着姚剧特有的腔调和韵味,糅杂姚江水声与田野气息……

  黄韶:

  一个新的创作期从现代戏开始

  那是1981年12月,改革开放号角吹响的第四个年头,省现代剧调演的颁奖台上,一个身材矮小、跛着左腿的中年汉子捧着获奖证书热泪盈眶,不仅因为获得了荣誉,更因为他认为尊重个性的崭新文艺时期真的来了。这个中年汉子就是余姚姚剧团编剧黄韶。那一年,他47岁,姚剧《烦恼的喜事》获剧本二等奖、演出奖等,他作为剧本的第一作者上台领奖。《烦恼的喜事》是改革开放后第一部原创的姚剧现代戏,可以说是姚剧在改革开放史上的“先声”。

  《烦恼的喜事》由三位作者联合创作,分别是黄韶、黄越、赵钦亮,我所读到的剧本是余姚姚剧团于1981年6月搬上舞台的版本。为了找《烦恼的喜事》的剧本,我联系市姚剧保护传承中心,得到中心主任倪乐辉的支持。在中心给我扫描件之前,我还联系了姚剧表演艺术家寿建立、《姚江戏曲》编写者之一的钱百治、黄韶的女儿黄丹娃。与他们交流后,再读《烦恼的喜事》,收获似乎更丰厚了。

  《烦恼的喜事》大致剧情是这样的:大队竹编工艺厂负责人春燕与正在服役的海军艇长建平是一对,异地恋,情弥坚;拖拉机手月梅暗恋工人惠生,惠生心有所动,但因醉心剖篾机革新而没有回应;社员丽娟与泥水工荣根是一对,但丽娟的母亲翠姑嫌荣根条件不好。戏剧冲突始于春燕的一次重伤,翠姑鼓动建平的父亲阿祥放弃春燕、迎娶丽娟,建平给丽娟寄来“宝石花”手表……建平回家省亲时,赶紧声明自己从未变心。有人问,为何春燕受伤不来看望,却给丽娟寄了相当于聘礼的贵重手表?建平说,出海训练,不知春燕受伤,出海前荣根托他买送给丽娟的手表,因怕丽娟娘阻拦,就由他直接寄给丽娟。

  影影绰绰一圈闹腾,卿卿我我回至原点,但波澜不惊的岁月肯定有什么悄然改变。《烦恼的喜事》的表象是三对青年男女“找对象”的波折,实际展现的是20世纪70年代末、80代初的农村图景。不妨将“灯光”打在惠生身上:惠生表示完成剖篾机革新、提高生产效率、为群众带来更多收益后才考虑个人问题;竹编工艺厂发生事故,春燕为救惠生而受伤;受伤后,春燕陷入“被抛弃”的境地,惠生试图与她共结连理,继续“帮我同把革新搞,建设山区费辛勤”……这就是改革开放初期背景下四明山青年的志向和作风。

  如果不读《烦恼的喜事》的剧本,我恐怕很难体会身处的这片土地在那个年代的社会风貌。是姚剧,记录了那一幕幕风景,珍藏了那一缕缕心思。若换成其他体裁,泥土气没有那么浓郁,唯有姚剧,原汁原味地保存着余姚的生活“尘嚣”。姚剧史上,《烦恼的喜事》的艺术成就不是最突出的,黄韶的代表作也不是它,而是《强盗与尼姑》,但黄韶新时期的姚剧创作以《烦恼的喜事》为起点。

  张金海:

  为乡村的市场“弄潮儿”塑像

  从2005年到2016年,姚剧连续五届荣获省“五个一工程”奖以及省第九届至第十三届戏剧节剧目大奖,成绩斐然,作为地方剧种实属罕见,值得骄傲,然而一直未能问鼎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曾经有一部姚剧离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很近,那就是首演于1992年的《龙铁头出山》,获得了提名奖。该剧的编剧就是剧作家张金海。

  姚剧《龙铁头出山》讲述的是一名村干部为了村民出山经商、带动村庄发展的故事。跨入20世纪90年代的革命老区龙石湾解决了温饱问题,但脱贫致富尚需努力,一部分人面临新的困难,如肖家姑娘因贫困而难以上大学,老书记舍不得花钱动手术而听天由命……村长龙铁山有心帮助村民,但他发现一个人的家底毕竟有限,帮了这个就帮不了那个。钱妙花闯荡深圳,但人一阔脸就变。龙铁山受到刺激,“铁头”脾气就上来了,带着村民肖聪明去深圳开拓业务,几经挫折,因正气凛然而受人尊重并得到帮助,找到了利用本村丰富的竹资源而销售竹制品的致富之路。

  《龙铁头出山》里,有几个元素是不可缺少的:一是改革开放后的十余年间,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桥头堡的深圳已经充分获益,市场竞争自由,商品经济活跃;二是参与市场逐利的过程中,底线与品质不能丢失,绝不能利欲熏心、抛却诚信。剧中,龙铁山既有带动村民致富的行为,又恪守舍己为人、诚信至上的善良本质。钱妙花是剧中的“反派”,投机取巧、见利忘义,编剧通过剧情生动刻画、无情批判,传递富有正能量的价值观。

  改革开放之初,“春风”阵阵,全民下海经商是那个时代的社会写照。《龙铁头出山》以一个村庄、一名村干部的种种境遇和作为呈现了那个时代朝气蓬勃的景象。不仅如此,剧中塑造了革命老区村干部富有担当、敢闯敢拼且保持善良本质的强村富民“领头羊”形象,生动实在,意义隽永,堪为改革开放初期农村基层干部的艺术标本。这是张金海的功力和贡献。曾经,张金海风尘仆仆地参加宁波市剧本创作会议,得到著名剧作家胡小孩的赏识,称赞其具有江南地区的生活底子,戏剧语言氤氲乡村气韵,“像一股清新的空气”。我想,《龙铁头出山》就是其依托生活底子创作的弥漫着乡村气韵的经典作品。

  张金海曾说:“若没能问鼎高峰,不要埋怨,只能责难自己没有磨砺到极致。”我想,这种鞭策内因的倾向成就了他,他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余姚市姚剧保护传承中心 技术支持:威尔科技 浙ICP备1403038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