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简介   下属部门   通知公告     余姚姚剧      
相关栏目  
当前位置: 首页>剧评天地  
 
探究《童小姐的战场》戏剧基因生成之奥秘
  信息来源: 点击数:20 发布时间:2019-07-16 打印 字号: | |

新编姚剧现代戏《童小姐的战场》于2018年9月新鲜出炉之后,在一年不到的时间,不仅深入本土,还进京献演,几经打磨,日臻精品。

受该剧宣传语“通过一名富家小姐成长为革命战士的历程,探究红色基因生成的奥秘”的启发,笔者亦想借用基因学说,对该剧从小说文本到舞台戏剧的生成作一粗浅探究。

 

一、基因传递

基因传递,即遗传信息的传递,是指亲代细胞的基因通过复制,将亲代的遗传信息传给子代细胞。基本上不会改变基因信息,子代细胞和亲代细胞基本上一模一样。纵观姚剧《童小姐的战场》的创演过程,从主题立意到戏剧样式都在尽力实现传递的功能。

201822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给余姚市梁弄镇横坎头村全体党员的回信中写道:“希望你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传承好红色基因。”这句勉励的话是习近平总书记对余姚四明山革命老区人民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提出的新要求、新期望。有感于此,编剧黄先钢、导演倪东海等主创人员一开始就确定了姚剧《童小姐的战场》的主旨立意:“通过讲述烽火岁月中的一段感人故事,演绎一代共产党人为了人民解放和社会幸福,谨守初心、不负使命的革命历程,探究红色基因形成的奥秘,彰显余姚红色文化的不朽精神,以启迪和激励后来者。”鲜明地宣布该剧旨在回眸烽火岁月、铸魂青春热血、坚守初心使命、传承红色基因。

红色基因是一种革命精神的传承。红色,象征光明,凝聚力量和引领未来。瑞金、井冈山、遵义、延安、西柏坡,无一例外因为“红色”而书写了历史。“红色基因”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内核,是中华民族的精神纽带,它鼓舞着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坚强自立、坚持梦想、勇往直前。

明确了此次创排的特殊意义和价值后,担纲演出的余姚市姚剧保护传承中心上下齐心、形成合力,在导演的带领下,他们认真解读文本、深入生活,精心排练、精细打磨,力求完美呈现,创作出能“唱得响、留得下、传得开”的艺术作品,以向余姚四明山革命老区的英烈们致敬,向建国七十周年献礼。对全体姚剧人而言,这次创排《童小姐的战场》可谓是姚剧在新时代的使命与担当、幸福与信念。

俗称“余姚滩簧”的姚剧,从诞生之日起就以其贴近生活、贴近大众的戏剧故事,质朴自然的表演风格,优美动听的音乐唱腔,通俗易懂的语言道白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尤以现代戏演绎见长。因此,“现代戏”+“红色”,是一直生长、活跃在余姚这块革命红土上的姚剧当仁不让的两大传递基因。

从目前演出实践来看,《童小姐的战场》的确成就了全国首部表现全国十九个抗日根据地之一——浙东(四明山)抗日根据地斗争故事的舞台戏剧作品。而由剧团第七代姚剧传承人黄飞、第八代姚剧传承人章旺担纲主角,出人出戏,薪火相传,在艺术与传承上更显不凡的传递意义。

 

二、基因重组

所谓基因重组,是指控制不同性状的基因重新组合。能产生大量的变异类型,但只产生新的基因型,不产生新的基因。

《童小姐的战场》主要改编自袁敏的短篇小说《三小姐的抗战》,男女主人公萧林秋、童泗敏都有历史原型。但不仅于此,编剧黄先钢通过采风和深入采访,选取了几个发生在浙东抗日根据地的真实人物和真实故事,把它们编织起来,力求以小故事来反映大时代。比如,剧中另一对人物杜均宜与许芝媛,熟悉浙东革命史料的人很容易联想到成君宜与徐志远的事迹……而走入剧作家笔端的这些人物,自然有着相似的人生经历与品格质素。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经过“五四”爱国运动的洗礼,正是像这样的一个个、一群群年轻人抗争封建礼教、冲破樊篱,新锐而奔放的中国力量才得以形成。

尽管剧情所依据的现实土壤和时代背景扎实而丰厚,但出于戏剧生成之需要,剧本作了必要的艺术加工和走向变动,主要人物的命运安排也有所“移花接木”。基于戏剧本体特点,编剧黄先钢说,在该戏的写法上,他始终坚持不写谍战,把地下对敌斗争的过程,包括情报如何取得,如何与敌人斗智斗勇,以及如何被捕、如何牺牲等事件性描述尽可能放到幕后,以便留出空间,把主要笔墨放到那些事件带给人物的情感震荡以及主要人物的心路历程上来,其目的就在于最大限度地发挥戏曲艺术的优势,力求以情动人,以情感人。

从姚剧表现形式上考察,该剧一脉相承《强盗与尼姑》《沙场泪》《传孙楼》《龙铁头出山》《鸡公山风情》《女儿大了桃花开了》《兰花女》》《母亲》《五月杨梅红》《浪漫村庄》的现代戏路子,打破了早期“对子戏”的套路,并继续注重向兄弟剧种汲取养料,特别是更多地吸收了一般意义上的话剧艺术特点,注重于对角色性格的刻画和人物内心情感的体验、体现,大胆追求“话剧加唱”的表演风格,形成了轻灵而整齐的综合剧种特色。

常言道:戏曲戏曲,半戏半曲。一语中的地点明了戏曲音乐在戏曲舞台艺术创作中的重要作用和地位。姚剧音乐向以明快、流畅、轻松、活泼见长,极具民间性。随着时代变迁,演出剧目的不断丰富,演出环境、形式的改变,姚剧的音乐唱腔也不断丰富和提高,逐渐形成了以“基本调”为骨干,“小调”为辅助的具有“板腔体”形式的唱腔曲调。在《童小姐的战场》中,男主人公肖林秋的唱腔虽然不多,但作曲张钱苗为其设计的几段唱腔,尽管保持了一贯的基本唱腔形式,却也进行些许重组,根据主演章旺的声线特色量身定做, 比如“劝泗敏”一段,从原来的D调转到C调,从演员声线与音调方面把持住了角色的情感色彩;肖林秋的总体唱腔主要还是以基本调为主,用里面的【平四】较多,仅一句话采用紧板。这种调式的运用体现出肖林秋成熟、稳重的人物性格特征。

另外,姚剧的念白一向贴近本地群众的生活语言,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形成了平易朴实、亲切自然的特点。为使更广大地域和多层次观众所接受,自改革开放以来,包括这次的《童小姐的战场》在内,剧团新创的姚剧的舞台语言正自觉朝着余姚方言语音音调特点的书面话方向努力,这也是时代的需求,剧种向外传播、发展的需要。

总之,牢牢把握本体,重组戏剧基因,从上世纪八十以来姚剧所逐渐形成的解放思想、大胆创新、博采众长而又自成一格的创作追求,在此次新编的《童小姐的战场》中又一次得到了鲜活的印证。

 

三、基因生成

经过了前面的基因传递、基因重组等步骤,基因还发生了少许的基因突变,生物细胞产生了新的基因,这对生物的进化有着重要的意义。移用到戏剧创作上,新的基因生成,意味着再创作带来新的内容与形式、新的时代精神。

正如《童小姐的战场》导演所述,本剧营造的是一种凝重、恢宏、壮丽的演剧风格与样式,强调时代特征、地域特色和剧种特性,以戏曲化、再现化、通雅化演绎故事。

因此,我们现在看到的《童小姐的战场》,十分注重戏曲现代戏表现手段与语汇的有机融合,音乐唱腔设计注重姚剧艺术特性与演唱风格的创新性发展,舞台空间设计简约象征,虚实相生,写意灵动,意境渲染,注重场景与服饰的年代感和再现感,在人物表演上,最大程度地脱离了虚假化、类同化与概念化。

黄飞本是姚剧新生代的佼佼者,多年来几乎一直扮演姚剧团新编剧目中第一女主角色,此戏担纲童泗敏继续发挥了其刻画人物细腻生动的表演特点;新出道的章旺扮演的男主萧林秋俊朗帅气,举手抬足乃至一个眼神,都极具戏曲韵味。

然而,两位主要演员均没有过革命历史题材的演艺经验。

作为刚出道的新人,章旺曾经表示:“这是一部现代戏,动作性不如古装戏那样强烈,很多要靠情感、眼神来演绎,所以出现了很多问题,前期心态很差。”刚拿到角色时,章旺因为无法把控角色,有些焦虑,在导演、同事等的启发帮助下,才渐入佳境。

作为第一次接受新编大戏主演的新人章旺有此心态,自不必说。即使是纵横驰骋姚剧舞台已20年的“老演员”了,黄飞也依然觉得压力很大。

作为主演,黄飞深知戏曲不仅是一门综合艺术,更是依赖与突出演员表演技能的一门综合艺术,在京剧等许多剧种里头,被称为“角儿”的艺术。这就尤其给主演的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演出新意,这是甫一接受任务就逼得黄飞苦苦思索的问题。为了更好地表现人物的层次感,黄飞对每个阶段的人物性格变化都进行了仔细的分析。

尽管表演难度很大,挑战也很大,但黄飞充满信心。在她看来,戏曲最大的特点就是以情动人,“我本身就是梁弄人,外婆家就在横坎头村。小时候,我在那里度过了许多愉快的日子。所以,我对这部戏有种特殊的感情。通过它,我深入了解了家乡的故事。在演绎的过程中,我特别有感触,还想起了在战场上牺牲的亲人。我觉得,我们要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

观众无法忘怀,那一件毛衣作为贯穿后半场的道具,把一段真挚的革命情感丝丝入扣地写意出来,而剧中最能突出表达人物情感、最能综合体现戏剧功力的也莫过于在毛衣上“绣刺刀花”一段了。

这件由童小姐一针一线织给肖林秋穿的毛衣不仅是剧中的重要意象,更是引爆剧情高潮的一根“导火线”。在胜利告捷的根据地,童泗敏在热切焦急盼望着肖林秋的消息,当战友送来一件血迹斑斑的毛衣,她一眼就认出就是她亲手编织、亲手给萧林秋穿上的那一件。现在,毛衣上留有十七个刀口,才知萧林秋是被凶猛的敌人用刺刀连刺了十七刀,刀刀迸溅鲜血。童泗敏的心在滴血,她决心要在十七个刀口上绣十七朵红花:“一线线,一针针,一针一线寄真情。一线线,一针针,你我从此不离分。此生有缘结情分,来世还要做爱人。绣出花儿一朵朵,映得漫天飞红云。”

然而,在特殊“战场”经历过残酷斗争的童泗敏,此时已从进步青年成长为革命战士,她强抑满腔怒火与悲伤,向战友们表示:“革命从来有艰险,抛头洒血见不鲜。青山处处埋忠骨,英雄热血荐轩辕。”

这是全剧的高潮,大幅红绸带着浪漫的轻灵晃动,肆意挥洒,伴随演员的投入演绎,真情倾泻,舞美、音响、灯光恰到好处地“挥毫泼墨”,将观众的目光和心绪都引牵在那红色的弥漫与精彩……此情此境,无法不让观众动容,无法不有所震撼。

真情实意、情真意切,从来都是戏剧艺术打动观众的不二法宝。《童小姐的战场》以真情感染观众,以情怀感悟观众,以真理感召观众,赢得了当下观众对主旋律作品的肯定与接受,也达到了“努力创作排演传递真善美的高品质姚剧作品,不负时代和人民”(余姚市姚剧保护传承中心主任倪乐辉语)的初衷。

 

纵观全剧,笔者也有意犹未尽之处。

姚剧一向讲究语言通俗、流利清晰,唱腔近于口语,往往一、二十句唱词顺而歌,一气呵成,运腔自然,犹如鸟语,故有“鹦歌班”之称。目前来看《童小姐的战场》,不管是就姚剧剧种特点还是人物性格展现来说,显得壮美有余,轻灵不足。或许《童小姐的战场》被冠以红色题材的名号,使得创作者不敢过于植入轻松元素。其实同样属现代戏的京剧《江姐》(张火丁主演),照样保留了一个四川老财蒋对章(谐音“江队长”)运用“川白”与国民党警察局长之间的插科打诨桥段,效果不错,可以借鉴。

再者,《童》剧似乎也缺乏一个与正面人物分庭抗礼、戏份更足的反面人物,哪怕是在不同隐蔽时空中的斗智斗勇,两者暗中进行无形而激烈的交锋与抗衡,让观众更加感受革命前辈的勇敢机智,革命胜利的来之不易。

一管之见,仅供参考。

 

章新强 作者单位:浙江万里学院)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余姚市姚剧保护传承中心 技术支持:威尔科技 浙ICP备14030380号-1